进入手机网站

交通事故 ·  婚姻继承 ·  刑事辩护 ·  劳动工伤 ·  合同纠纷 ·  法律顾问 

深圳苟三元律师,180-9890-9789

法律资讯

在线咨询

您现在的位置是:深圳律师服务网>专业领域 > 刑事辩护 > 成功案例 > 正文
成功案例

范某涉嫌盗窃仅有指纹证据,检察院做出不予起诉决定,成功获释

来源:深圳律师服务网  作者:苟三元律师  时间:2015-05-04

分享到:

范某涉嫌盗窃仅有指纹证据,检察院做出不予起诉决定
在该其入室盗窃案件中,公安机关仅有指纹比对结果以及报案人的陈述,嫌疑人否认参与实施相关盗窃行为。本律师在辩护过程中仔细查阅分析案情,指出公安机关指控犯罪的证据有严重不足指出,运用法律指出本案中适用法律的相关问题。最终检察院对该其案件作出证据不足,不予起诉的决定。
以下是本律师在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提供的法律意见书

致龙岗区人民检察院:
广东立国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范某的委托,指派本苟三元律师担任范某涉嫌盗窃罪一案中范某的辩护人。接受委托后,辩护人查阅了案卷的全部材料,多次会见了范某,认真分析了整个案件事实与证据,对案件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现辩护人依据本案事实和相关的法律规定发表以下法律意见:
辩护人认为本案缺乏重要的定案依据,存在严重的证据不足,作为定案的指纹证据无合法来源,证据之间存在诸多矛盾,根本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作为定罪依据。对于此案所存在诸多疑点且无合理解释的情况,辩护人认为应当对犯罪嫌疑人范某变更刑事强制措施,准予其申请取保候审。
一、本案缺乏最重要的现场勘验笔录作为证据,没有现场勘验笔录,无法证明指纹证据来源,指纹证据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的第九条明确规定,经勘验、检查、搜查提取、扣押的物证、书证,未附有勘验、检查笔录,搜查笔录,提取笔录,扣押清单,不能证明物证、书证来源的,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第二十四条也明确的规定送检材料、样本来源不明或者确实被污染且不具备鉴定条件的,该鉴定意见不能作为定案根据。
根据本案所有的证据显示可知,侦查人员分别从三起盗窃现场中提起了三枚指纹,侦查人员从现场提取指纹,那么理应附有现场勘验笔录来证明该上述指纹提取的合法来源。然而在本案的证据中却恰恰缺少现场勘验笔录,那么本案的指纹证据是否从上述盗窃犯罪现场中所提取没有合法的来源依据。没有合法来源的指纹证据,其何以作为将犯罪嫌疑人范某绳之于法的定案根据呢?
二、作为本案定案依据的是三份鉴定书,三份检验鉴定检材中有两份鉴定检材是一模一样的,并且其中两份鉴定书存在抄袭嫌疑。侦查机关就犯罪嫌疑人范某涉嫌盗窃罪一案提供了三份指纹鉴定书作为定案的依据,根据鉴定书所记载得知,三枚指纹分别来自三处犯罪现场,第一处:2009年2月9日,在龙岗区布吉街道龙岭3巷6号3楼盗窃现场中用粉末刷显胶纸粘取了一枚指纹,到底指纹取自何处、取自何物没有任何解释;第二处:2009年3月1日,在龙岗区布吉新三村牛岭吓22号202房盗窃现场的铁盒表面用金粉刷显到一枚指纹;第三处:2009年3月5日在龙岗区布吉街道乐民路新兴楼B504房盗窃现场的铁盒表面用金粉刷显到一枚指纹。根据公(龙)鉴(痕检)【2014】2255号鉴定书与公(龙)鉴(痕检)【2014】2254号鉴定书中所附的照片可知,两个检验鉴定检材是一模一样的,然而它们却是在不同的犯罪现场所提取的。此外,上述两份鉴定书存在作假抄袭的嫌疑:除了第一页中案情摘要部分中所载明的指纹来源地点不同以及鉴定检材的编号不一样之外,其他地方是一模一样,就连最后的鉴定意见的每一个字都是一样的,包括检材的编号。当然,两份鉴定书中所用的字体大小是不一样的,这也就排除了两者存在装订错误的可能。
     送检的检材中铁盒为何是一模一样的,但是确实来自不同的犯罪现场,世间真有这么凑巧的事情吗?如果是只有一个铁盒,那么该铁盒是来自牛岭吓22号202房还是来自新兴楼B504房呢?这一点从侦查人员所提供的证据并无法找出合理解释。
三、作为定案的指纹证据的鉴定结论忽视了证据的充分性以及结论的排他性,因此,该指纹证据在没有排除合理怀疑的情况下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据侦查机关人员所提供的证据中,只有与犯罪嫌疑人范某比对指纹的鉴定书,并没有提供该指纹证据与被盗屋主的指纹不符的鉴定书,因此无法排除在现场说提取的指纹是否属于屋内人的合理怀疑。
四、根据报案人廖某在2009年3月01日07时所作的报案笔录所述可知,侦查人员在现场所提取的指纹并没有合法来源。报案人廖勇做笔录时作出以下描述:今天早上5时许,我发现有人在我住处的房间窗处那铁丝钩我的裤子,发现后,我大叫,那人就跑了。我看见一个背影,穿红色上衣,约三十来岁,其他情况没看太清楚。由此可知,作案人并没有进入过廖勇的房间内进行盗窃,而是在其窗外进行盗窃。然而,侦查人员却在现场找到存放在屋内的铁盒,并用金粉刷显法提取到一枚指纹作为定案的依据。
针对上面所述,存在以下疑问:
1.作案现场在屋外,为何侦查人员进入屋内去调取指纹证据,侦查人员此举实在是令人费解兼汗颜。
2.报案人廖勇描述犯罪嫌疑人身着红色上衣,年龄大约是三十来岁。作案人到底是男性还是女性,侦查人员并不关心这个问题,其询问很明显只是走个程序。然而犯罪嫌疑人范某在2009年初却只是个21岁的年轻小伙子。
五、报案人提到盗窃楼层中有监控录像,侦查人员并没有去调取监控录像,反而大张旗鼓的去现场提取指纹,此种侦查手法实在令人难以理解,于理不合。根据报案人蔡高文在报案笔录中可知,其屋里的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当询问人问及其有无线索提供时,报案人蔡某回答说,一楼那里有监控的应该能看到小偷进来,监控室在宝株林文具店里。从上面可得出两个信息:1.作案人在现场将东西翻得乱七八糟的,那么在现场里肯定留下多处指纹,为何侦查机关只在铁盒表面上提取一枚指纹?2.报案人提供了监控的线索,侦查机关为何不去调取监控录像呢?
综上所述,本律师认为:关于范某涉嫌盗窃罪的定案依据尚未查证属实,本案的指纹证据没有合法的来源、鉴定结论不具有证据的充分性、也无证据的排他性。在未弄清楚指纹证据的真实来源之前就将该指纹与犯罪嫌疑人范某的指纹作鉴定对比,并据此将其逮捕归案,整个侦查过程存在严重程序瑕疵。据此提出以下建议:
贵院能重视此案的基本事实及定案的证据,对此案作出不予起诉的决定。
                                    广东立国律师事务所
                                         苟三元 律师
 
                                        2015 年 01月 19 日
 

上一篇:汤某因开设赌场罪获轻判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文章:
范某涉嫌盗窃仅有指纹证据,检察院做出不予起诉决定,成功获释

添加微信

手机扫描添加苟律师微信

微信号:goulvshi7620